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我与喜欢黑色的小舅妈
我与喜欢黑色的小舅妈
 当舅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有一种进入梦境的感觉。
 
坦白说,舅母绝对不是那种极品熟女,也许在很多人眼?甚至只能算中上水准。
 
但……黑色T恤,黑色一片裙,黑色高跟凉鞋下衬托的皮肤,是那样的雪白。
 
高耸的乳房傲然挺立,臀部把紧身裙几乎撑破,最要命的是,那双令人血脉膨胀的修长玉腿,姣小光滑,看不出一丝赘肉。
 
不知道舅母为什麽对黑色如此垂青,也许是想尽一切可能,呈现自己白皙的肌肤吧?
 
我一向对女人的面貌不是太感兴趣,只要端正即可,但对她们的身材却极其挑剔,假如还有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足,那绝对会令我越战越勇。
 
很不巧,舅母除了身高矮了一点,大腿内侧有一块胎记外,其他条件足以令我腰部下某个部位,长时间产生膨胀现象。
 
有女如此,夫复何求?
 
外公外婆很早就去世了,老妈是长女,人又精明干练,所以她那边的亲戚有什麽大、小事都找她拿主意。
 
据说,当初舅舅结婚时,老妈对未来的舅母不是很满意,理由很简单:那麽喜欢穿着的女孩,持家的本事必不会太高。
 
(至今,我都很佩服老妈的眼光,事实证明她的预言完全准确,舅母直到现在都玩性不改,孩子都四岁了,还经常和单位的同事泡舞厅、疯狂购物,成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。)
 
当然,老妈毕竟只是长姐,最终,舅舅还是把现在这个妖艳的舅母娶回了家。
 
当初徵求老妈的意见不过走走过场而已,还有一个最大的可能,是希望老爸赞助一笔结婚的资金罢了。
 
顺便提一句,舅舅和我们不在一个城市,离我们大概有五小时的路程,是个小县城,不过交通还算方便吧!
 
当初,舅母结婚时,我见过一面,之後生孩子的时候,因考虑到这边毕竟是大城市,医疗条件不错,於是在我家住了10来天,那是第二面。
 
到今天已经四年了……
 
听人说,这世上有一种女人生了孩子,不但体型不变,甚至会比从前还好。
 
不幸的是,舅母正好属於这种女人。
 
前两次见面,并未给我留下多少印象,顶多觉得她穿着挺新潮的。
 
没想到,如今孩子都四岁了,却把成熟女人的风韵,发挥得淋漓尽致,皮肤越发白皙,身材凸凹有致,一双美腿不着丝袜,在黑高跟凉鞋映衬下性感无比。
 
唉……都怪老妈,快六年了仍然对人家的印象不好,搞得舅舅每次来家?做客,都是自己来。
 
最重要的是,害我失去无数欣赏美人的机会。
 
自从舅母进了家门後,我感到全身血液,几乎完全集中在阳具下,眼光一刻也未离开她身体一寸之外。
 
假如眼光能够杀人的话?
 
我想,那双豪乳、美臀、玉腿早被千刀万刮了。
 
不行,一定得把这美人弄到手,享受个昏天地暗,我暗暗发誓……
 
一番交谈後,我总算把舅母来意摸了个大概。
 
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 
原来舅舅担心小县城?的育儿园教学品质差,耽搁了孩子的前程,想把孩子转到我们居住的城市,找家好的幼稚园。
 
为什麽自己不来?
 
嘿嘿!不是我吹牛,保证猜个八九不离十,又想叫老爸赞助一笔学费,好像上次结婚的资金还没还吧?
 
如今哪好意思出面,只好把舅母给支来了。
 
听老爸老妈闲聊的时候说过,舅舅爱打麻将的毛病直到现在也未改,估计是不可能有什麽存款。
 
(事後想想,如果不是他那麽好玩,又哪能令我和美艳舅母,尽享鱼水之欢呢?)
 
自从有了邪念後,我满脑子都是舅母丰腻的肉体。
 
每次同桌吃饭时,都幻想舅母夹进嘴?的不是菜,而是我的阳具,甚至经常故意弯下腰偷看舅母的玉足,并猜测她今天穿什麽样的内裤。
 
我知道,再不采取行动的话,我非崩溃不可,可哪里有机会下手啊?
 
有时候,机会就在你的身边悄悄徘徊……不是吗?
 
今天,老妈把我叫进房?,郑重叮嘱了一番,从明天起,我将照顾舅母七天。
 
原因很简单,老爸老妈要参加一个团队--新加坡七日游,旅游是假,陪几个客户去购物是真,说白了就是变相行贿。
 
「关於你小表弟进幼稚园的事,我打过招呼了,过几天会有电话来,最近留意电话喔,把电话内容记下来,一切等我们回来再说,对舅母要有礼貌,我不想你小舅舅难堪,好好照顾她……」
 
後面的叮嘱,我根本没听进去,照顾?
 
放心,我会把她照顾得醉生梦死的,电光火石之间,N个计画在我脑海?反覆酝酿,什麽计画?当然是猎艳计画喽!
 
和舅母把爸妈送上飞机後,我故意退到舅母身後几步,狠狠的,盯着她扭来扭去的臀部看了几眼,用不了几天,我将尽情享受这个美丽的屁股。
 
对舅母的身体是那样的渴求,连我自己都有点想不通。
 
接下来的两天,我都克制住自己随时想把舅母推倒在沙发上狠干的冲动,对如此迷人的骚妇,我觉得强奸实在是一种浪费,而且我也没兴趣,对於男人来说,彻底征服你跨下的女人才是最大的满足。
 
当然,我也没有成天无所事事。
 
经过小心翼翼的交谈、试探,基本上舅母的生活、喜好~种种状况,我已套得清清楚楚,还故意乘倒茶的时候,很巧妙的摸了一下她的手指。
 
我清楚的感觉到,当我们肌肤相触的时候,舅母迅速看了我一眼,随即装出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 
就这小小的动作令我信心倍增。
 
嗯!今晚该行动了……
 
乘舅母午睡的时候,我把一瓶女性大都爱喝的甜红葡萄酒倒掉一半,又把一瓶後劲极足的威士卡灌进去。
 
顺便把所有拖鞋全部泡进大盆?,因为我喜欢看女人穿高跟凉鞋的姿态,我觉得女人穿上高跟凉鞋後身材会更加诱人。
 
可惜家?的拖鞋全是平跟的。
 
接着打电话预订了几个丰盛的菜肴,约定下午6:00送到,一切准备妥当後,我躺到床上,细细思考了一遍计画,预想了许多可能发生的变故及补救措施。
 
期间,脑海?数次浮现舅母那迷人的胴体,激动得浑身臊热,恨时间不能飞驰,最後,实在忍不住,只好幻想抱着舅母的屁股,打了次手枪……
 
唉!本来想把积攒了多日的精液,尽情喷洒在舅母子宫?的,现在竟然提前支出了。
 
想着,想着,不知不觉睡着了……
 
「咦!是不是你预订的菜肴啊?」舅母敲着我的房门问道。
 
「是啊!舅母,今天是周末,我们不做饭了,你收下吧,我穿好衣服马上出来。」
 
该死啊!送餐的服务员都到了,我居然睡了三个多钟头。
 
赶紧起床穿衣,梳洗一番,喷了点香水,顺便在嘴?含了半片红参。
 
以前,有个酒量相当不错的朋友对我说过,含着红参喝酒不容易醉,我酒量很差,今天,我想令某个女人酒醉失身,当然得有所准备。
 
「怎麽叫了那麽多菜啊?」舅母用夸张的语调娇笑着。
 
「嘿!今天周末嘛,天气那麽好,我们喝点酒吧!」
 
不等舅母答应,我就走到酒柜前,把那瓶「特制」葡萄酒取了出来,并找了两只容量最大的酒杯倒满。
 
由於没有拖鞋,舅母穿了一双水晶凉鞋,一双柔嫩的玉足挑着凉鞋一晃一晃的,又看得我一阵冲动。
 
大概发现我盯着她的美足看,舅母羞涩的说:
 
「怎麽把拖鞋都泡在大盆??我只好穿凉鞋了,唉!这鞋根太高,穿久了不舒服。」
 
「啊!是这样,我本来想洗洗的,突然有点困,就一直睡到现在了,不过……舅母穿着高跟凉鞋很性感呢……呵呵!」
 
我故意把「性感」二字说得很重,反正,今天和舅母的话题,我都会尽量往性这方面扯,尽早酿造性趣。
 
果然,舅母听到这两个字後,立刻低下头。
 
但我可以肯定,她心?不知有多美呢,看那付娇羞的样子,真是恨不得马上将她按在地上蹂躏一番。
 
情趣这玩意,我知道要打铁乘热,乘她还在陶醉的时候,我举起酒杯说道:「来!舅母,乾一杯。嗯……祝你永远像现在这般艳丽、娇媚……」
 
这句话也暗藏玄机,我故意说「像现在这般」,暗示现在的舅母是最美丽的,比当初嫁作人妇还美,不说美丽,却说「艳丽、娇媚」自然是进一步增加男女之间的性趣。
 
果然,这招马上奏效,舅母脸噌的一下就红起来。
 
之後,只要看到我的目光,立刻就避开,并娇羞的低下头。
 
女人……对付她们,甜言蜜语永远是无坚不摧的利器。在我极罪恶的目的驱使下,两杯红酒很快就消灭了,这种混合红酒後劲相当厉害,饶是我事先嚼了半片红参,也开始全身发热。
 
舅母也如此,身子扭来扭去,鼻尖微微渗出几滴汗珠,和我谈话时,已经隐隐含糊不清,声音也越来越大,长辈的意识逐渐消退,现在,更像一个男人与女人在聊天。
 
好!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我暗自高兴,差不多了……
 
「舅母,再过一个星期,你就要回去了,真舍不得你走啊,以後还来看我吗?」
 
我故意不说来看老爸老妈,而说来看我,进一步拉近我们的距离。
 
说完後,努力用我所能做到的,最迷人的眼光盯着舅母。
 
「来啊!当然会来,你想我来吗?」
 
舅母把身子往前一倾,略带暧昧的回道:看着舅母那双钩魂的眼睛,我几乎把持不住。
 
「想啊!怎麽会不想,舅母那麽迷人,真希望能天天看到啊,唉!真羡慕舅舅……」
 
本来这句话,我同样是想用老套的,不断称赞舅母美貌的甜言蜜语打动舅母的,没想到,不小心提到舅舅,竟然令我之後的所有计划全部付之东流……
 
不对,应该说是全无了用武之地。
 
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舅母骨子?也有一丝淫荡的本性吧,否则我是不可能那麽轻易得手的……
 
当时,舅母听到我提起舅舅,突然浑身一震,竟然托着香腮嘤嘤的哭出声来,这一着大出我的意外,之前制定计划的时候什麽突发事件都想过了,唯独没想到这个。
 
一时色心全消,赶快走到她坐的沙发旁边。
 
(我们没在饭厅吃饭,故意在客厅的茶几上吃)
 
想摸摸她的头发,又有点觉得不妥,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,偏偏看见舅母的乳房,随着哭声一阵阵上下颤动,刚退下的色心立刻复燃。
 
最後,乾脆咬咬牙大胆一搏,托起她的下巴柔声问:「舅母,怎麽了?谁让你如此伤心?」
 
舅母又抽啼了几声,忧郁的看着我,那情景令我差点去亲吻她的小嘴。
 
「你舅舅成天就去打麻将,我每次买了新衣服,问他好不好看,他从来都是不耐烦的随便应付几声,……呜……」
 
「打麻将还是会情人,谁知道呢?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
 
哈!原来舅母怀疑舅舅有外遇啊?
 
这怎麽可能?八成是性没有得到满足,胡思乱想吧?
 
我的左手故意始终没离开她的下巴,同时不失时机的,用右手轻轻抚摸着舅母光滑的後背,後背特别光滑,因为那?是裸露着的,抚摸的时候,能感觉主人并没有挣扎之意……
 
「舅母,不会的,任谁拥有那麽迷人的女人,都不会有外遇的冲动,我心疼还来不及呢……」
 
在这?我故意特别突出了「我」字,目的很直接也很简单--
 
现在由我来疼你吧……
 
没有任何前兆,之前的计画全都抛开了。
 
趁着舅母酒劲上涌思绪烦乱的时候,我鼓足勇气用自己的舌头把舅母的泪水舔乾,接着不安分的伸进她嘴?,手也慢慢的伸进前胸。
 
啊!多麽温暖的乳房,虽然没有我想像中的坚挺,却极有手感。
 
当我确信乳头已经变硬後,我把舅母放平在长沙发上,用嘴一点一点的把舅母的内裤褪下,我发现内裤中间已湿了一大片。
 
原来,舅母的性慾也是如此旺盛……
 
再接下来,我的舌头已经轻轻分开舅母的阴唇,不费任何吹灰之力,就占领了整个淫穴,来得如此之快,事先,我绝对没有料到……
 
略带腥味,有点咸咸的淫液,不可阻止的流出来,尽管舅母用压抑的呻吟,想阻止下体对我的投降,却不知更加重了我进攻的慾望。
 
舅母两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,越来越用劲,当我感到疼痛的时候,舅母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放肆。
 
我想,舅母的阴蒂已膨胀到了极限。
 
仍然没有多余的话语,就像一对配合已久的情侣,我一只脚站在地面支撑着体重,另一只脚跪在沙发上调整着姿势,捏着龟头轻轻的进入了舅母的阴道。
 
美丽的肉体,你终於属於我了……
 
我闭上眼睛,突然感到一丝疲惫,多日苦思的肉体,现在已经在我的跨下任我冲刺,这是多麽美妙的时刻。
 
有了酒精的麻醉,我的阳具坚如钢铁,同样因为酒精的缘故,舅母全身发热,红红的脸蛋,不时吐出一阵热气,夹杂着发浪的呻吟。
 
我没有加大力度,仍然缓缓的抽送。
 
今夜,舅母将完全属於我,我要令她在一夜之间,享受不同的性爱,在这个城市的夜晚,会有两具肉体一直缠绵着,直到天明……
 
我半跪在沙发上,看着舅母因压抑自己快感,而有些略带痛苦的表情,这种表情同样令人心醉。
 
我依然没有变换姿势,感觉到舅母的肉体,在我阳具的冲撞下,正努力适应她的「新主人」,我们配合得越来越默契。
 
如此抽插了几百下,舅母早就香汗淋漓,我用一个并不算舒服的姿势,干了20多分钟,也累得全身冒汗。
 
酒精随着汗液逐渐蒸发,我的思维意识完全恢复,龟头处的神经末梢,也不再受酒精控制,开始敏感起来,我咬着牙又坚持了五、六十下。
 
「舅母!我想射了……」
 
「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舅母哪敢睁开眼睛,含含糊糊的答应着。
 
憋着一口气,我用尽腰力在舅母体内,进行最後的冲刺。
 
终於,精液强劲的喷射出来,力道之强,几乎可以想像喷溅到舅母子宫壁的声音。
 
舅母完全成了一个荡妇,双腿紧紧缠住我的腰身,阴道使劲夹着我的肉棒,似乎要把我所有的精液全部吸乾,一滴都不剩。
 
我眼前一黑,栽倒在舅母怀?。
 
老实说,我第一次用这种单一姿势干女人,长达30分钟之久,真的吃不消,估计也只有舅母能令我如此销魂吧!
 
肉棒在舅母体内逐渐变软,我实在舍不得拔出来。
 
又过了一会,舅母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後背,小声说:「快起来,我去洗一下……」
 
估计舅母在那麽窄的沙发上,被我折磨了30分钟也够呛的。
 
我很想和舅母来个鸳鸯浴,这本也是我设想好了的,但实在太累,只好努力睁开眼睛点点头,挣扎着爬下了舅母丰腻的娇躯。
 
肉棒离开了舅母体内後,舅母再次恢复了女性羞涩的本性,慌慌张张的跑进浴室。
 
我躺在沙发上,合上了眼,抓紧时间赶紧休息。
 
不得不承认,老天爷有时很公平,既然那麽轻松就干了舅母,作为平衡法则付出的代价,也许就是令我累得像狗一样,连共浴的力气都没有。
 
唉!舅母的娇躯,我暂时不能欣赏了,想着想着沈沈睡去……
 
不一会,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。
 
我一扭头,舅母头上包了一块浴巾,穿着粉红色的睡衣飘然而至。
 
全身肌肤经热水浸泡鲜活欲滴,虽然,只露出藕节一般的手臂和玉足,但也许刚刚被男人干过吧,竟焕发出一种青春般的朝气。成熟少妇身上有着青春少女般的朝气,这种极大的反差,实在是惊人的风景,我当时只想到一个辞汇「惊为天人」。
 
看着我色咪咪的火辣目光,舅母浑身不自在,脸蛋飞上两片霞红,我赶紧打破尴尬局面。
 
「舅母!你看电视吧,我……也去洗洗。」
 
临走时,顺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摸了一把,舅母象徵性躲了一下,却并未避开。
 
我有一个重大发现,舅母居然没穿内裤。
 
想像着睡衣下白嫩嫩的肉体,我一阵激动。
 
放满水後,我躺在浴池内,全身肌肤完全放松下来,消失的精力,正一点一点的重新凝聚,拍了拍耸立着的阳具,我确信只要经过某种刺激,必然能令它重振雄风。
 
出来後,看到舅母懒洋洋的半躺在沙发上,睡衣盖不住一双玉腿,任其交织着放在沙发上,脚趾顽皮的翘着,似乎在勾引着我的双眼。
 
看到我走近,舅母显得有些慌张,低低的说:「是不是很累啊?」
 
废话,用这种姿势干了你半小时,你说累不累?
 
我心?暗道,嘴上却像抹了蜜笑答:「不累,只要舅母舒服,累死也值得啊!洗个澡後完全恢复战斗力了,简直比刚才还有精神呢!」
 
我淫笑着盯着舅母美腿,握住了那双洁白的脚掌。
 
舅母听出我过份露骨的挑逗,一呆之下,赶快收回美腿,小巧的脚掌逃出我的手掌,从沙发上坐起:
 
「我……我累了,先回房间啦!」说罢就往房间逃去。
 
「嗨!舅母,我抱你进去吧!」我一把拉住舅母,搂着她的纤腰。
 
「不……不……我们不能这样……」
 
「都那样了,还有什麽不能的?」我心?一阵讥笑,手掌不老实的去摸她的股沟。
 
「不要强迫我……」
 
我猜想完整的语句是想说,不要强迫我做不愿意的事吧?
 
可惜,我不会知道答案了,因为这後半句话,还在舅母的喉头,就被我用嘴堵住。
 
没费多少力气,就把舅母的牙齿翘开,找到了湿滑的香舌,粗鲁的舔着。
 
舅母的鼻腔发出哽咽的鼻音,我用手指轻轻拨弄着乳头,不过几分钟就硬起来,舅母的反应是如此强烈,喉咙?虽然还在哽咽,身体却早已迎合我的手指。
 
我一把抱起舅母,看着她娇羞的闭着眼睛,手臂缠着我的脖子,微微笑道:
 
「舅母,去我的房间好吗?」
 
「嗯……」
 
把舅母放倒在床上,我脱去睡衣全身赤裸,舅母一上床,就把被子扯过来盖上,我心中一阵冷笑,一把扯开被子,像剥香蕉一样把舅母剥个精光。
 
舅母两手交叉着护住豪乳,虽然仍有些害羞,脸上的春色却再也关不住。
 
我第一次完整的欣赏舅母的胴体,舅母属於丰满的女人,丰满并不代表肥胖,白嫩嫩的肉体手掌摸过去肉很实在。
 
欣赏了一遍,我趴在舅母身上,用嘴含住乳头,舌头轻轻的划圈,另一只手握住另一只乳房温柔的抚摸着。
 
舅母鼻孔?的气息,越来越沈重,我的舌头已经把舅母上半身舔了个遍。
 
「舅母,用你美丽的小嘴,让我的棒棒舒服一下好吗?」
 
「嗯……」舅母仍然不好意思多话,乖乖的伏下身子。
 
「不……把你的屁股对着我……」
 
毕竟是熟妇,不必说得太清楚,就领会我的意思,我们成了69姿势。
 
舅母含着我的肉棒进进出出,我也没闲着,舌头把阴唇全部舔了一遍,经过上次口交後,知道了舅母的敏感地带。
 
我或舔或吸,一会就把舅母挑逗得慾火焚身,丰满的屁股被我伺候的左右摇摆,淫水更似溪流般泄个不停。
 
菊花蕾也未放过,肛门肌被我舔得一阵紧缩。
 
舅母的口交技术,说实话不算高超,有几次牙齿都触到了我的包皮,而且小嘴也只停留在龟头附近,不敢把肉棒吞到喉咙,不过,就算这样,我的肉棒也硬得像跟铁棒,估计能顶得起一张桌子。
 
没办法,舅母实在太风骚了……
 
不一会,舅母一面吞吮我的肉棒,一面不时回头看我,那哀怨的眼神似乎在求我,求我赶快把肉棒顶进去一解饥渴。
 
我把舅母拉倒在床上,一翻身,趴在舅母丰满的肉体上,用膝盖打开舅母的双腿,左手把舅母的手拉过来,握住我的肉棒,在舅母温暖的小手引导下,龟头滑进阴道。
 
我一吐气,腰用力一耸,「嗤」的一声肉棒全根刺入,舅母的阴道壁早被淫水浸透,不费任何力气,龟头就直捣花心,舅母闷哼一声,表示对我肉棒造访的欢迎,第二次侵犯舅母的娇躯,就此开始……
 
这次在床上,我可以很舒服的调整姿势,而且,经过上次的亲密接触後,不再怜香惜玉,每次刺入都全根没入,再缓缓的拔出来,只留一个龟头,轻轻在阴道口摩擦一下後又用力刺入,下身全力冲刺。
 
双肘支撑起来,捧着舅母的脸庞,欣赏着她淫荡的表情。
 
舅母还是有点放不开,不敢大声呻吟。
 
身体却将舅母的心态完全暴露,一双玉足钩着我的腰部晃来晃去,眉头紧皱,每次,我的大力刺入,舅母就会把嘴张开,含糊不清的娇喘,刺了几百下,我的精关有点把持不住,赶紧伏在舅母耳边说:「舅母,翻过去,我想从後面干……」
 
此时的舅母百依百顺,乖乖的转过身,把屁股撅得高高的,我跪在身後,双手托住美臀,再次把肉棒用力刺进去。
 
这次,姿势调整得对我相当有利,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我手?,而且,这个姿势也不太耗费体力,每次冲击我都使尽浑身力量,房间?充斥一片「扑哧扑哧」的声音,舅母阴道的淫水大量涌出,把我的肉棒泡得更加肿胀,更加坚挺。
 
我身子前倾,用右手把舅母头上的毛巾摘去,任一头秀发随着肉体的激烈晃动,有节奏的飞舞着。
 
两只手固定住美臀,疯狂把肉棒往舅母阴道内冲刺。
 
淫水越来越多顺着雪白的大腿内侧流到床单上印湿了一片。
 
大力抽插了好一会,我毫无倦意,似乎在舅母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,丰腻的屁股两边竟被撞击成红色。
 
舅母此时,再也顾不得矜持,浪声连连,似乎不让邻居听见誓不甘休,内心的慾火被激发到顶点。
 
终於,忍不住转过头来,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臂,哀怨的眼神,示意我把肉棒挺进到阴道最深处停留,我知道舅母高潮来了,急忙用尽浑身力量狠命一挺,把肉棒留在深处,双手紧紧抓住舅母美臀,往自己小腹上使劲挤压,舅母一声浪叫,阴精「突突」的冲刷着我的龟头,良久才喷射完毕。
 
随後娇躯趴在床上,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再也没一丝力气……
 
我把舅母翻过身来面对我,肉棒轻轻的刺进去,停留在?面,捧着舅母脸庞,温柔的吻着那?的香汗。
 
休息片刻,舅母的美目慢慢睁开,怜爱之情洋溢於表,伸出纤手为我理了理头发。
 
「舅母!刚刚舒服吗?」
 
「嗯!……好舒服,你呢?」
 
「我也好舒服,想不想天天都这样?」
 
舅母闭上美目,把头扭到一边,微微点了点头,脸庞风情万种。
 
我一阵狂喜,泡在舅母阴道内,已渐渐软化的肉棒,又有了反应。
 
「那好办,叫我一声老公,我天天都让你那麽舒服……」
 
「不嘛,羞死人了……嘤……」舅母把双手遮住眼睛向我撒娇。
 
我把舅母的手拉开笑道:「乖!叫一声,我很想听呢。」
 
「嗯……老……公公……嘻嘻……」
 
哈哈!!!舅母居然在我跨下和我撒娇开玩笑,当你的身体下压着的女人会主动和你开玩笑的话,我明白,这具迷人的胴体,已能确定被我征服了!。
 
在语言的刺激下,还没射精的肉棒又坚挺起来,我支起上身看着被征服的舅母,开始抽送起来。
 
男人的威猛,很大程度来自于女人的臣服。
 
此时此刻,我内心已无任何包袱,抽送了几下,确信舅母经短暂休息,上次的高潮已逐渐消退,我采取跪姿,用膝盖打开舅母双腿,双手抓住美足,往两边尽量分开,舅母的阴部,彻底暴露在我的跨下。
 
看着自己的肉棒,在舅母阴道口,繁忙的进进出出,那种满足感,实在难以形容。
 
经过数番洗礼,舅母深藏内心的淫荡本性,再也控制不住,我时而浅插时而深挺,不一会,就听到舅母沈重的呻吟此起彼伏,隐隐还夹杂着一片哭声。
 
「啊!老公,你好厉害,我的身体永远属於你……呜……」
 
舅母语无伦次的叫床声,就如一支强心剂,令我近乎疯狂的,蹂躏着跨下这具娇躯。
 
我把舅母修长白皙的大腿,扛在肩头,捉住一只玉足,张嘴就含下去,舌头顺着柔若无骨的脚趾,一路舔到脚掌、脚後跟,再来来回回舔回去,舅母的叫床声,又多了一种娇笑,两只玉足粘满了我的口水。
 
抽插了几百下,我把舅母的美腿往前一推,舅母的长腿几乎碰触到她的脸蛋,身体被折成一团,我把手支撑在舅母香肩旁边身体前倾,美腿仍然搭在我肩膀上,此时,舅母的阴道被撑开,我的肉棒每次都刺进最深处。
 
舅母几乎在哀号,头颅扭来扭去,脸庞因激烈的快感而扭曲,眉头紧皱,泪水一阵一阵的涌出,我硬是强制关闭精关,又往花心抽插了几十下,快感也到了极致……
 
「啊!舅母,我要来了……」
 
舅母也用尽最後一丝力气,使劲搂着我的脖子,两只小脚蹦得笔直,迎合着我的狂泄。
 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 
精关再也把持不住,白色的精浆劲射而出,全部喷在舅母子宫内,肉棒一阵一阵的抖动,好半天才射完,我趴在舅母丰满的肉体上大声喘着气,舅母紧紧的抱着我,生怕我立刻就会消失,刚才那一战,双方都得到了巨大满足。
 
「老公,刚刚你射了好多……」
 
「嗯!你太迷人了,和你作爱真是莫大享受。」
 
「哼!从开始用餐起,你就一直试图勾引我,当我不知道啊?」
 
「嘿嘿!知道了啊?自从前几天,一睹舅母娇躯後,我就觉得,不能尝尝舅母的身体,枉为男人了,舅母,喜欢我干你吗?」
 
「嗯!喜欢,你干我一次,顶得上你舅舅干我10次,舅母好想做你的老婆……」
 
舅母把脸贴过来,潮红仍未消退,脸烫烫的,显然激情还未燃尽。
 
那晚,我可谓精疲力竭,再也说不出话来……
 
第二天一早醒来後看到舅母还在熟睡,像婴儿一样微笑写在脸庞,经过一夜休息精力已经恢复,看着身边的美骚妇忍不住把肉棒塞进舅母小嘴内抽送起来。舅母毕竟是女人昨夜又劳累过渡比不上我年轻力壮精力旺盛,喉咙深处虽有梦呓般的呻吟却仍自沈睡不肯醒来。我也顾不了那麽多跪在舅母身上左手扶起舅母的头,一边将肉棒推进她口中,一边用右手抠弄舅母的淫穴,待淫液泛滥後又用沾满液体的中指插进菊花蕾中,将淫液涂抹在舅母的直肠壁上。
 
直到舅母的小嘴把我的肉棒服侍得昂首屹立,舅母身体虽然有反应但始终在半梦半醒之中,任我将肉棒反反覆覆在舅母嘴?、阴道内、菊花蕾?抽送,舅母一直混混沈沈的享受着我的肉棒爱抚。在每个洞口?抽送了百来十下後我把精液射在了舅母的直肠内。
 
在之後的几天?我和舅母像一对饥渴的野兽一样享受着性爱的狂热,舅母光滑的胴体上只罩了一件刚好遮住淫穴的长体恤,内裤、乳罩通通不穿,以方便迎接我肉棒的突击。
 
我们根本不出门,有时吃饭的时候我一时兴起都会把舅母拉来身边跪下,按着她的头为我口交,短短几天由於密集的性交舅母口交技术突飞猛进,每次口交都能把我的肉棒连根吞没,射精後又把精液吞下,偶尔也会涂在脸庞上养颜,顺便把肉棒舔得乾乾净净。就连洗碗的时候我们也做过,让舅母双手趴在水池上双腿分开我从背後提着肉棒强行刺入。
 
舅母的子宫、小嘴、菊花蕾、乳沟、玉足到处都留下了我的精液,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曾响起舅母的浪叫声,我是如此沈迷于舅母的娇躯,好像要把一生的精液都留在她身体上似的。那几天我时常想,梦幻乐园般的日子恐怕也不过如此吧